准儿翻译机关磊:技术破壁 重建分音塔让沟通无障碍

2018-09-21 10:20发布

一次成功创业后,关磊和同样出自清华的张明再次创业,率先投身于人工智能翻译机领域,发明了中国首款人工智能翻译机,也是全球首款带屏的人工智能翻译机——准儿。

  “为什么要专注于从事翻译机行业?”记者问到。

  “世界那么大,想去看看,语言障碍不应该成为自由行走的界限。”在简单的初心背后,关磊要面对的却是一场可以令他为之奋斗终身的事业。


以用户为中心,是开创者的路引

  2016年6月,中国第一款人工智能翻译机诞生。

  “在这款产品之前,我们淘汰了三款产品。作为中国第一家做人工智能翻译机的企业,没有可以参考的样例,就是摸石头过河,期间走了很多弯路,但是却加深了对做翻译机产品的认知。”舍得是难以选择的智慧。每一代准儿翻译机研发出来,用户的体验都是最终的检验标准,最终上市的准儿翻译机实际上市第四款产品,也是全球首款带屏的AI翻译机。说起那段经历,或许艰苦,然而一路走来,关磊和团队却庆幸始终以用户为中心,要做中国第一款好用的人工智能翻译机,让亿万人出国语言无障碍。

  好的产品会说话。准儿一经上市,就成为了全球同类产品的代表。用户高达99%以上的好评率,也是对准儿团队不忘初心的最好回馈。

  从旅游切入,率先从技术破壁到应用落地

  实际上,人工智能翻译机作为C端产品,和传统的C端产品相比差别很大。例如机器人、智能音响这些传统的C端产品,本质是人机交互,使用场景是家庭里面,场景比较单一。作为翻译沟通的媒介,翻译机的本质是人与人之间的交互,用户说的语言、使用的场景和人机交互的场景不尽相同。

  有人的地方就有语言,就需要沟通。世界上有6500种语言,难以穷尽的口音以及广泛的应用场景,这些问题成为关磊在研发过程中,要越过的一座座高山。“所以分音塔在做‘准儿翻译机’的时候,遇到很多问题,这些问题比想象中要复杂得多。用户的使用场景在全世界,可能在美国、日本、塞班、马尔代夫、伊朗,也可能在餐厅、酒店、酒吧、街头、高山、海岛,这些使用场景极其复杂。”关磊说。

  “准儿翻译机”上市以后,关磊和他的研发团队发现,现实中的市场需求比想象的更广泛,商旅用户、旅行用户甚至公安局出入境,这些都可以成为翻译机的用户。关磊说:“在当前AI+的助推下,任何技术的出现,只有满足用户的真实需求后,其价值才能体现出来。因此,我们的产品要关注哪个细分领域,是决定公司能否继续走下去的关键。”

  最终,“准儿翻译机”瞄准了出境游市场。“第一,2017年中国入出境人群高达2.69亿人,而且还在快速的增长,加上旅游上下游服务产业,这是一个千亿级的市场;第二,中国经济十几年的发展,人们的消费随之升级,出境游也从大众化的跟团旅游发展到深度游,80、90后更愿意背着包自由行走,追求深度体验。这些都会使人们出境游时,语言沟通不畅这一痛点,需求解决更为迫切。聚焦出境游应用,也避免了通用型的翻译语言在个性化的应用场景中‘失真’,翻译准确率也会更高。”关磊如是说。

  现在正是人工智能语音交互的风口,技术研发到应用的转化落地,将是技术发展的重中之重。

  多项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