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约6000名新生儿视频遭泄露 医院:系黑客攻击

2016-07-12 06:28发布

(原标题:安徽6000新生儿遭泄露(组图))

“安徽妇幼网”域名信息。


近日,安徽约6000名新生儿视频被挂到商业网站上,部分孩子样貌和症状描述均没有马赛克。

刚出生的婴儿躺在保育箱内,旁边的贴纸上,“姓名”、“年龄”、“诊断病情”、“入院日期”等信息一览无余。近日,安徽大量新生儿的住院视频,出现在了一家商业视频网站上,引发网络热议。

昨日下午,视频的拥有者,安徽省妇幼保健院在其官方网站发布情况说明称,视频来源系该院“新生儿视频探视”系统,原本均进行了加密处理。医院认为,这些视频之所以流传至网络,系因受到黑客攻击。鉴于此,院方已经报警,公安机关也已责令涉事网站删除视频。

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这些新生儿视频,均经一家名为“安徽妇幼网”的网站流出。“安徽妇幼网”并非安徽妇幼保健院官网,而是一家私人注册的网站,曾与医院有合作关系。安徽妇幼保健院在情况说明中称,因“保密不畅”,医院保留向“安徽妇幼网”追责的权利。

近六千段视频流传网络

合肥市民苏锦(化名)没有想到,一次偶然的网络搜索,竟打开了一片“新天地”。

苏锦是一名年轻妈妈,孩子刚8个月大。不久前的一天,她通过百度搜索自己的名字,发现在一家视频网站上,有一条名为“苏锦之子-视频在线观看”信息,点开后,是一段15秒的视频。在视频中,不仅能看到自己的儿子,贴在保育箱上的个人信息也清晰可见。

新京报记者在苏锦发布的截图中看到,这些视频来自56网,上传者名为“安徽妇幼论坛视”,该账号共上传了5793个视频,总播放量达到13.9万。这些视频均以“某某”之子、“某某”之女等形式标注。此前,有媒体报道称,点开这些视频后,孩子“除了眼睛被蒙着之外,其他信息非常清晰,就连诊断症状黄疸、早产等也一览无余”。

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,苏锦表示,自己的孩子系去年11月在安徽妇幼保健院出生,后由于黄疸,在医院保育箱里待了几天,而视频中的画面,就是孩子在保育箱里的画面。

新京报记者发现,至昨日下午,上述视频便已经在56网中被删除。

医院称系“黑客攻击”

孩子在医院的画面,怎么会流传到了网络?苏锦称,此前院方为了方便家长探视,通过一家名为“安徽妇幼网”的网站,开辟了“新生儿视频探视专区”。家长在输入住院号、账号、密码等信息后,即可进行网上探视。

据了解,2014年,安徽省妇幼保健院在“安徽妇幼网”上开通了新生儿视频探视的公益活动。当家长输入住院号、账号、密码等信息后,便能看到孩子在医院的视频。到2015年年初,“为了逐步完善网络视频安全,安徽省妇幼保健院对新生儿视频探视采用新的方式,即通过宝宝家长的**直接传送给家长。截至目前,一直使用此种方式,每周会安排工作人员给家长们传送一份视频。”

昨日下午,安徽省妇幼保健院发布情况通报称,网上传播的视频,涉及2014年至2015年3月之间的住院患儿(不包括在医院分娩的正常新生儿),“不涉及患儿家长的家庭住址、手机、家庭电话等个人信息”。而关于视频泄露原因,经过初步了解,系因视频保密数据被“黑客”修改。有鉴于此,院方已经报警,并经由公安机关责令56网删除相关视频。安徽省妇幼保健院也就此事向患儿家长表示道歉。

焦点“安徽妇幼网”何资质?

系私人名义注册,并非医院官网;院方称保留追责权利

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网传视频的上传者名为“安徽妇幼论坛视”。检索表明,该用户名系“安徽妇幼网”的论坛版块。此前,有媒体报道称,在该论坛版块,确实存在“新生儿视频探视专区”。

“安徽妇幼网”与安徽省妇幼保健院之间,是什么关系呢?新京报记者发现,安徽省妇幼保健院的官网域名为www.hffy.com,而“安徽妇幼网”的域名为ahfyw.com,两者之间并无直接关联。

此前,安徽省妇幼保健院在情况通报中称,2014年,“新生儿视频探视活动”由医院在“安徽妇幼网”开通,而自2015年以后,便改由工作人员通过**直接传给家长。

昨日下午,新京报记者尝试打开“安徽妇幼网”及其论坛版块,发现已经无法正常浏览。

通过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域名解析系统,新京报记者发现,“安徽妇幼网”以私人名义注册,所属注册服务机构系浙江一家网络公司,注册时间为2016年2月3日。而通过反向搜索注册信息中留下的联系方式,新京报记者发现,使用同一联系方式,还注册了至少6个域名,均无法打开。

安徽省妇幼保健院通过此前发布的情况说明称,因“保密不畅”,医院保留向安徽妇幼网进行法律追责的权利。

安徽省妇幼能否免责?

院方强调涉事系统是免费公益项目,无利益关系;律师称院方应进行监督和核查

新京报记者发现,近年来,不少省市已推出基于网络的新生儿及患病儿童“视频探视系统”,形式不一。但多需通过医院的官方网站才能完成。而此次涉事的“安徽妇幼网”资质成疑。

面对网友“院方将视频探视系统”外包的质疑,安徽省妇幼保健院宣传科主任华玲公开回应,“我院采取网上新生儿视频探视,是方便家长的免费公益项目,旨在为患儿及家属提供优质服务,不存在任何经济利益关系,我们不会擅自将视频泄露出去。”

在情况通报中,安徽省妇幼保健院将视频流出的原因,归结于“黑客攻击”。这样的说法,能否成为医院免责的“挡箭牌”?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永杰告诉新京报记者,医院对于新生儿视频负有保管责任,应当承担泄露隐私而产生的连带责任。

王永杰认为,作为视频的拍摄者,安徽省妇幼保健院有义务保管好这部分视频,其无论出于何种原因,都应该承担连带责任。医院的这份情况说明,并不足以支撑其“脱责”。

“如果医院是将部分非医务业务进行外包,其实并不违反相关规定。但在这一过程中,医院的责任,是对这些外包业务进行监督和安全核查。”王永杰说:“安徽省妇幼保健院的行为,涉嫌泄露隐私,属于民事侵权行为,当事家长可提出民事赔偿。”

早在2013年6月,甘肃省妇幼保健院便在西北地区首家开通“新生儿网上探视系统”。该院产科一名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介绍称,探视系统系免费,家长凭借入院时的账户名和密码观看。

而相比较而言,广东阳江市妇幼保健院,在院内专门开辟探视室,实行每周一、三、五视频探视制度,由专人负责安排家长探视顺序。通过医院内网,家长便可在视频上看到孩子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的救治、生活情景。

赞赏支持